从希望小学的大量闲置看资源浪费
2019-05-16 00:53   来源:网络整理  

经济观察网 十年砍柴/文 针对有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的希望小学被“闲置”,青基会秘书长涂猛表示,青基会所属的希望小学闲置率很低。目前闲置的主要是乡村希望小学,这缘于政策指导下的大规模合并。

作为希望工程的推进者,青基会当然有责任站出来向公众消除误解,撇清自己。“希望工程”作为中国上个世纪慈善事业一个重要的品牌,它若被负面新闻缠身,其影响是深远的。姑且相信青基会的说辞,但就此并不应放弃对这一事件引出的一系列话题的深究。

一是社会各界斥善款办学,为什么喜欢沾“希望小学”这个品牌的光?一方面原因如涂猛所说那样:“虽然希望工程和希望小学的牌子早已被青基会注册并受法律保护,但是多年来,有很多地方组织冒用希望小学的牌子建设大量的乡村学校,由于当地组织也是为了办学,因此不忍心与这些组织较劲,才会在此次大规模撤并中给外界造成了希望小学被闲置的感觉。”要让公众完全弄清楚哪些是青基会所属的希望小学,哪些是借牌办学的希望小学,确实很不容易,就如消费者不可能一一去甄别哪个店由品牌所有的公司完全控股,哪个店是出钱租用品牌的加盟店。多数人有善心,但必须承认多数人行善亦有一种从众的心理,行善者愿意将钱投入媒体充分关注、已经形成品牌效益的项目,比如某个地区的灾情被媒体报道得多,那么能募集的善款也就更多,许多人可能会舍弃身边需要帮助的人而去捐款给远处某个有同样困难的人,只是因为后者被媒体关注,被公众获知。上世纪末,中国农村其实有许多事业值得民间善款的支持,比如农村的医疗,农村孤寡老人,农村妇女生育健康等等。但因为这些项目远不如“希望小学”那么惹眼,所以善款的流动呈现了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这种现象是难以避免的。第二个原因,我以为可能是地方团组织为了工作成绩,刻意引导善款流向“希望小学”。各级团组织和青基会的关系非常密切,甚至可以理解为他们之间存在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希望小学”即是青基会打造的品牌,也可视为各级团组织打造的品牌。那么,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某个地区吸纳多少善款,开设多少所希望小学,几乎是当地团组织政绩的重要指标。而作为群众团体的团组织,在中国的政治架构下,本质上就是公权力部门。

而教育是一项复杂、长期、非常系统的事业,其供求关系决非普通食品那样能迅速、直观地反应出来,尤其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大量农民进城以及计划生育政策实行三十年的大背景下,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其难度就更大了。作为主管这项工作的各项教育行政部门,不但应该适当地配置由公共财政支持的教育资源,也应协调好由社会提供的教育资源。但我国在许多行业,不仅教育领域,各级决策者做事喜欢一窝蜂,注重形式上的轰动、扎眼,追求短期效果,而易忽视一项事业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以教育为例,上面倡导高校扩招,不管有没有条件一窝蜂扩招;上面倡导高校合并,不管高校是否愿意,用行政权力搞“拉郎配”,捆绑成巨无霸式的高校。乡村小学的兴办与合并亦是如此,在上级权力部门倡导大办农村学校时,基层政府和基层教育行政部门不惜用违背村民意愿,大搞集资修学校。可没几年上面说要调整布局,合并农村小学了,一些地方就不管当地现实,一窝蜂地合并,使有些山区学龄儿童的家与学校距离太远,不得不寄宿,又加大了教育成本的支出。教育行政部门对自身掌控的资源进行配置,尚且如此,何谈和团组织以及其他社会组织协调?而推动希望小学的青基会和团组织,对某个地区教育的总体资源的构成并不了解,对教育各方面资源的配置也什么发言权。于是一边是用善款将一所所希望小学的校舍建起,另一方面教师和教学设备却跟不上。在许多地方,建“希望小学”仅仅是建房子而非兴学。漂亮的校舍里缺老师尤其缺合格的老师,这也是一种资源浪费,这种浪费早就存在了。

公权力过于强势,而受到的监督和制约不够,那么就没有密切关注社会变化、合理配置资源的压力和动力,如果再加上不同的公权力部门各自为政,那么造成资源浪费是肯定的,而且随着社会财富总量的增加和社会结构日趋复杂,公权力的反应将更加僵化和滞后,浪费也会不断加大。

当下由于公权力过于强大,掌握着太多社会资源,在我们身边,类似“希望小学”的闲置的资源浪费现象实在太多。而在浪费的同时,有些急需资源支持的地方,却望穿秋水得不到那点甘霖。这种不均衡,绝不单单存在于教育领域。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清枫学长

热点视频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